郭台铭“交棒”刘扬伟,鸿海进入“隐形大亨”时代

虽然郭台铭退休了,但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,他不会离开。

6月21日,郭台铭以董事长身份最后一次出席鸿海股东大会,并在董事会后正式退位。

随后,鸿海的董事会选举刘阳伟为新主席,李杰为副主席。

据了解,刘阳伟以前是鸿海半导体分公司的总经理兼芯片业务负责人,李杰是鸿海a股上市公司工业福林的副董事长。

当然,无论谁在谈判桌上,郭台铭的任务都没有完成,他也不会离开。

刘阳伟在九人管理委员会中脱颖而出。

5月10日,鸿海宣布了六名董事候选人,6月11日,鸿海宣布了九人管理委员会。在新的九人管理委员会中,没有找到郭台铭和戴吴征两位董事。相反,增加了五名新董事,林中正、江熊志、林郑辉、黄秋莲和黄德才。

Chart |九人管理委员会,最后四人兼任董事(来源:非凡新闻)

九人委员会中,宋庆负责网络连接器部,洪腾精密,方明负责亚太电信,刘阳伟负责半导体业务部,李杰负责工业互联网。林忠负责大型展示产品,江熊志负责平面产品,林郑辉负责精密模具和3C产品,还负责富士康郑州工厂,黄秋莲负责集团财务、供应链和风险投资,黄德财负责鸿海自身的财务规划和实施。

除了四名董事和两名财务人员,另外三名分别负责8K、精密模具、富士康郑州工厂和便携式产品的林中正、江熊志和林郑辉。这三者可视为鸿海管理的新一代。其中,林中正作为夏普的董事候选人,可以说是继戴吴征之后鸿海电器集团的代表。

其中,任职的刘阳伟以前是鸿海集团的负责人。他负责芯片半导体业务,长期深入半导体领域。

在鸿海去年的股东大会上,郭台铭也膏他上台就鸿海的五个关键布局领域发表演讲,包括半导体、面板、工业4.0、乐活医疗和物联网电器,以及当时的鸿海科技首席执行官吴一伟、云智辉科技首席执行官萨姆贝克、永灵健康基金会副主席吴良祥和鸿海副总裁吕方明。那时,刘养伟正在谈论半导体。

据台湾媒体报道,在6月11日鸿海首次自我管理会议上,负责半导体业务部的刘阳伟主持了会议。刘阳伟表示,在9人委员会成立后,本集团的运营将在董事会做出决定之前接受委员会的审查。九人委员会的成立也使以前的定期沟通和协调活动系统化和组织化。只有三分之二的委员通过委员会,重大提案才能提交董事会。

一位台湾资深媒体人士告诉《知事》,九人管理委员会的成立更多的是为了改变新旧,并在经理离职时稳定军队士气。

九人团队,老一代和中代,业务和功能,传统的摇钱树业务和新兴的增长业务,鸿海九人管理团队看起来很稳定,充分考虑了集团内部的日常运营和未来增长。但在鸿海的股东看来,即便是一个九人管理团队也不足以缓解股价下跌带来的痛苦。

鸿海进入“隐形大亨”治理时代。

然而,郭台铭不再执掌大权,似乎已经成为鸿海公司的一大担忧。彭博担心,郭台铭离职后,各集团高管将开始争夺权力和利润,内部斗争和消费将极大削弱企业竞争力。

但是彭博的担心太真实了。

现在,鸿海的命运和郭台铭的跨境命运是紧密相连的。没有人比郭台铭本人更了解这种关系。

郭台铭的跨界基础和认可是鸿海的成功转型。

A

此外,郭台铭的影响力和执行力仍是毋庸置疑的:他仍然指导鸿海大数据的团队在一个月内生产一个数据分析系统,让传统行业拥有人工智能。

郭台铭参观百年老店瑞春酱油后,鸿海的大数据团队立即下乡,在一个月内为公司建立了酱油生产流程联网、手机APP和人工智能数据分析系统,节省了将近一半的时间来监控和分析数据。

Chart |瑞春酱油员工展示鸿海定制的工作系统(来源:郭台铭脸书账户)

后郭台铭时代的机遇与挑战

鸿海股东大会很有趣。

股东大会一开始,台湾民间股东阿土伯就帮助郭台铭。与阿土伯类似,还有其他股东对郭敬明的未来持乐观态度,并建议鸿海收购TSMC,因为张忠谋已经离开。

显然,在一些老股东眼中,郭台铭的声誉可以积极促进鸿海的经济利益和股东权利。对郭台铭跨界观点的仔细分析表明,郭台铭对台湾经济发展的观点与鸿海集团的转型是一致的。

在郭台铭的脸书账户上,郭台铭谈到了“技术的基础”郭认为,所有技术基本上都可以分为硬件技术和软件技术。在硬件技术中,半导体是核心。在半导体核心技术突破的基础上,5G等新技术应运而生。

郭台铭认为,半导体是台湾在“一个世界,两种制度”下复兴的关键。

Chart |台湾半导体在全球市场的地位(来源:郭台铭的脸书账户)

除了芯片半导体,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也经常被提及。

鉴于上述原因,CV Intelligence此前曾预测,无论谁能领导鸿海的新业务增长和人工智能转型,都将能够在鸿海的内部竞争中胜出,因此分别对应于鸿海子集团负责人刘阳伟和工业富联副主席李杰。从刘阳伟被任命为新主席和李杰被任命为副主席的结果来看,我们的预测是正确的。

但是郭台铭离开后,无论是负责芯片的刘阳伟,还是负责工业互联网的李杰,都不会面临更大的挑战。

在今天由方明主持的股东大会上,一个小股东说主持人没有注意到小股东的诉求,也没有像郭台铭一样承诺“一定要做”。

另一位名叫吴祁宏的股东说鸿海的股息声明并不乐观。无论是半美元股息还是两美元股息,至少它必须“好看”。他希望鸿海每年能获得6元至8元的股息,而不是仅仅4元。

另一位专业的少数股东问道,直接触及鸿海近年股价低迷的根本原因。小股东表示,与80%的巨额红利和两倍的市盈率相比,鸿海的股息率为43%,但仍不够高,留存资金无法多次反映在股价中。PB为0.85表示一美元的留存资金只能对应于不到一美元的市场价值。他表示:如果鸿海纸业能够翻番,他将接受鸿海的非股息。

那么,为什么鸿海的市盈率这么低?小股东质疑:鸿海是否进行了太多无效的并购?这家公司变得越来越官僚,经营效率也越来越低?如果是,九人委员会的决策效率能否适应迅速变化的科技行业?在像福尔摩沙塑料这样的传统石化行业,委员会的决策机制表现相当好,但是在快速变化的科技行业,鸿海九人委员会能赢吗?

鸿海转型期间,许多小股东对股价低、股息不足感到不满,投资者担心并购效率和组织决策效率,这些都是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。

谁将推进鸿海的进一步转型,以安抚这些躁动不安的少数股东?目前看来,它仍然是苟泰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