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.27%县域用户有零工收入,58同镇联合清华大学解码县域零工经济

起源于日本、欧洲和美国的兼职经济,随着互联网的衰落,现在正直接延伸到广大的县市。根据童珍与清华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县政研究中心最近发布的《2019中国县域零工经济调查报告》,31-40岁的年轻人占中国各县兼职工作的38.57%,县主业和副业相结合的用户收入更高。

年轻兼职工作者占38.57%,90%以上的用户愿意通过兼职工作增加收入。

在一线新的一线城市,兼职工作,如经营网络安排汽车、外卖和兼职促销,给居民带来了灵活的就业机会。随着互联网平台的扩张,这一趋势逐渐向县域市场渗透,为当地居民提供了更加多样化的就业机会。对于目前没有兼职工作的人,43.1%的人口说他们的直系亲属(父母、兄弟和子女)有兼职工作。超过90%的人说,当他们有合适的机会时,他们愿意多做一份兼职来增加收入。这表明县域市场的人们有强烈的从事兼职工作的主观愿望,兼职行业在县域市场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

根据58通珍《2019中国县域零工经济调查报告》,县级临时工整体结构较年轻,90%以上的县级临时工集中在21-50岁年龄段,中青年是临时工的“主力军”。其中,31-40岁的年轻人占38.57%,41-50岁的中年人占26.19%,21-30岁的年轻人占25.54%。由于年轻人和中年人通常已婚,经济负担沉重,他们需要更多的工作机会来增加收入和补贴家庭。

随着消费升级和消费下降的同步推进,县域用户对兼职招聘等生活信息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大。作为一个乡镇生活信息服务平台,童珍已经在全国建立了1万多个乡镇信息网站,每年覆盖1亿多用户,为下沉市场的用户带来优质高效的招聘、房地产、二手车、本地服务等生活信息服务。通过零工等就业信息的广泛覆盖和全面发布,促进了县域居民生活和收入水平的提高。

52.27%的用户有兼职收入,兼职人员期望提高“隐性福利”

58童珍《2019中国县域零工经济调查报告》也反映出县市场兼职收入的人数已经达到52.27%,但也有一些人把主业和副业结合起来,县用户专门从事兼职工作。其中,既有主营业务收入,也有兼职收入,占总收入的24.72%。57.26%的人口主要工作收入在2000-5000元之间,64.83%的人口兼职收入低于2000元,总收入高于仅从事主要工作或兼职工作的人口。总的来说,主要工作与兼职工作收入的比例约为2: 1。县域市场兼职人员不仅基础雄厚,基础良好,而且发展空间巨大,成为刺激当地经济、增加收入来源的重要工具。

县用户对兼职市场的满意度各不相同。58童珍《2019中国县域零工经济调查报告》显示,在满分为5分的前提下,用户对当前兼职工作市场的总体评分为3.36分,低于他们对互联网平台4.43的满意度,这说明整体兼职工作市场并不完善。47.39%的县用户认为当前临时工市场的劳动关系没有保障,45.96%的用户认为收入不稳定,42.44%的用户表示缺乏劳动保障和福利待遇。这说明县域用户对兼职市场的不满主要是由于收入之外不健全的“隐性福利”,这也是县域兼职经济亟待解决的痛点。

兼职经济作为一种灵活的就业方式,增加了县用户的就业渠道和收入水平。从2017年开始,58个乡镇将着力深化服务,真正成为乡镇信息的连接器,为广大用户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,帮助